做电子没前途、我不适合创业...电子工程师几大误区

分享到:

随着百度、360、小米等互联网企业纷纷进入硬件创业领域,通过高薪和快速晋升来吸引硬件工程师加盟的方式加剧着电子行业的竞争和人才的抢夺。 但 一项调查数据显示,每年电子类专业毕业生中只有30%的人进入电子行业工作,这是为什么哪?难道是工程师不为机遇、钱财所动,而去追求其它更喜欢的职 业了吗?与非网曾经就这个问题对100名电子相关专业的学生、工程师进行了调查,结果恰恰相反,很多电子专业类学生其实很喜欢电子技术,但由于觉得做电子 工程师没前途才中途退场,选择了其它领域。

“造成电子类专业人才认为工程师没前途这一错觉的主要原因是高 校 培养出的人才所具备的技能和素养与企业求贤若渴的真正人才之间存在很大差异。近年来,各种大赛层出不穷,一些高校实验室也有一些实际项目供学生练手。借助 这些大赛和实验室项目,新手确实得到了一定的锻炼提升机会,但是从这些大赛作品和项目结果来看,我们发现“动手”不等于“实战”,“做过”不等于“经 验”,很多参赛选手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缺乏成为一个卓越工程师的技术深度、思维角度、推理逻辑,以及沟通表达技巧等综合素养。如何帮助那些真正喜欢电 子技术并准备以此为事业的新人迅速掌握真正优秀工程师和技术管理者应该具备的专业技能、全局思维、项目分割、团队协调、项目报告的制作、演示...?如何 帮助这些这些刚刚工作的工程师在未来迅速成为技术型管理人才和技术型创业人才奠定必要、坚实的综合基础?...这些是中国电子行业一直面临的挑战,也是我 们近期着手解决的困境。”与非网创始人苏公雨先生表示。

苏公雨在回国创立与非网之前,在硅谷工作6年,历任资深硬件设计工程师、市场营销主管等职位,出国前曾任教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5年,从事数字宽带通信方面的研发工作。因此虽然多年在产业深耕,但对中国电子类专业的教育和人才培养一直非常关心。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子信息工程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张有光对苏公雨的看法非常认同,张院长表示“通常,老师们虽然在基础研究、项目研究上都积累了很 多的经验,但是工业界的发展与之相比还要更快。实时的了解工业界的呼声和需求,将对高校的人才培养产生非常有意义的影响。希望高校和工业界能够一起携手, 为培养学生走向领袖式工程师、创业型人才做出贡献。”

既然产业对电子工程师需求巨大,那么“做电子没前途”等都成了伪命题,可是如何才能成为企业求贤若渴的那个“贤”人哪?

 

3

与非网创始人、CEO苏公雨先生就“什么才是好工程师”与北航师生探讨

 

困惑:为什么成不了优秀的电子工程师?

凭借优异成绩考入名校电子类专业的同学们,有着许多的困惑:为什么很多同学在经过了4年的本科教育后,不选择进入电子行业或从事硬件设计工作呢?走向了硬件工程师岗位后,为何又深感自己的道路变窄呢?硬件工程师的前途,是否不如软件、互联网、市场等岗位呢?

在这些困惑产生之前,同学们是否想过以下三个问题?
学了电子类专业,我将来要做什么?
为了将来的职业发展,我现在要学什么?
为了投身电子行业,我怎样才能学好?

眼前的这三个问题,其实衍生出来的就是当前电子类专业学生需要克服的所有困难。

苏公雨认为,从技能培养方面来看,人才的教育主要分为两个阶段:高等教育和继续教育。其中,后者是从进入企业或走向社会后,长达一生的教育过程。而两者都有各自的局限性

在探讨高等教育的问题上,发现高校教育体系的局限性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教师的局限性——老师在承担着各自科研任务的同时,往往只能在某一个专业领域内具备权威的水平。而当今的技术发展速度之快,即便老师们都蛮拼的,仍然只有少部分能够带领学生跑通时下最前沿、热门的开发板。

知识体系陈旧——在本科的教学课程中,从专业课到选修课,真正在日后的工作中能够应用到的知识并不占多数。

缺乏工程训练——很多同学在毕业时,往往对课本上出现的大部分电路元器件都没有见过实物,更是缺乏实际工程的训练。

综合能力——对于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一路过关斩将的中国学生来说,平均的智商水平是很高的,但更大程度决定我们职业发展的情商却成为了很多人软肋。

继续教育:别被不规范的企业“坑”了

“山寨”文化和“拿来式”创新——不得不承认,我国的“山寨”文化仍十分盛行。即便是互联网公司的创新,也只能是基于模式上的“拿来式”创新,极大的扼杀了年轻人的创新积极性。

“康师傅”和“坑师傅”——这往往是个人进入企业后的主要成长方式。如果有幸进入了正规企业接受“康师傅”的指点,则将受益一生;而如果不幸遇到了一些野路子出身的“坑师傅”,小白们接下来的技术生涯很可能就是跑偏的。

一 直做工程师等于Loser吗——受整体氛围和文化影响,国内电子工程师的平均职业寿命短至3到4年。同时,很多年轻工程师也会抱有“如果几年后我还是一名 工程师,那么我就是个loser”的观念。在国外,仅工程师一职便有非常细分的等级评定,晋升道路也有宽阔的选择。例如在硅谷,可以看到很多50多岁的工 程师仍乐此不疲的奋斗在一线。相反,中国工程师的职业道路可谓十分狭窄,很多上了年纪的工程师更是得不到应有的尊重。

缺乏系统化能力,喜欢犯“轴”——很多具备几年经验的工程师,往往过分的在细节问题上较真,却很难跳出到一个系统的角度看待设计的对与错。

机遇:电子工程师需要转行吗?

“答案恰恰是否定的。”苏公雨说,“对于热爱电子、热爱创造的学生来说,未来十年是你们的黄金时期,同时也是硬件主宰的十年。”

譬 如近两年,很多高校陆续开始引入物联网专业、物联网实验室。随着移动互联网、物联网技术的普及,物联网+传感器+大数据的组合技术,将会形成巨大的市场需 求,改变这个世界。以行业的传奇公司Nest为例,它通过将恒温器和烟雾探测器产品的用户体验做到了极致,在成立短短几年后,于2014年初被谷歌以32 亿美金收购,随之引发了智能硬件、智能家居投资的新一轮热潮。

此外,开源硬件、智能硬件、可穿戴、智能家居、工业自动化等概念也火遍全球,甚至能够被非专业人员所开发使用。

我 们必须要相信的是,上述所提到的领域,都需要以硬件为技术基础。未来的十年,一定是硬件做为主宰!遗憾的是,这两年我们常常听到来自互联网行业的“外行 人”登上智能硬件的舞台,却很少能听到来自电子行业的牛人发出最强音。一句话:咱们做硬件的兄弟们决不能太“怂”了,未来十年一定要从电子行业诞生出领袖 式的牛人、名人。

有雄心无经验的小白,需要哪些锦囊?

有时候,当你经过几百次的调试后终于独立完成了一套系统后,所采用的芯片已经停产了;或者,你花费几个月终于搞明白的疑难问题,是给FAE打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有时候,你引以为傲的产品功能和技术指标,却并不被用户买账。

所以,除了上述提到的丰富的设计经验和系统设计能力,整合社会资源、用户体验优先是成为优秀工程师的加速关键。

此外,工程师待人接物的态度,与同事、上下级、客户之间的沟通技能,以及对企业流程的尊重和理解、对成本和市场的敏感度,都极大的影响着未来的职业走向。做到以上这些,你便会成为行业的领军人物。

3个月,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工程师吗?

现在,企业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问题是:毕业生在入职的半年内,企业需要花费数月到半年的时间对员工进行培训,而在此期间他们为企业带来的价值几乎为零,所以企业一般不会为毕业生提供较高的薪水,最终往往导致接近一半的员工在培训后流失掉。

 

2

 

面 对目前高校人才供给和电子相关产业实际需求之间的巨大鸿沟,与非网“ECBC(Engineering Career Boot Camp )实战营”的目标是做从高校毕业生到和企业正式员工之间的“加速器”,通过3个月的高质量项目实训,帮助有雄心无经验的小白快速成为能够直接承担项目、拿 到高薪的优秀工程师。

从项目的系统化、规范化、流程化、职业化到产业的全局观,从方案、器件的选型到提高产品的开发效率,与非网ECBC实战营可以在以下各个领域提供全面的培训。 

3个月的集中培训中,与非网ECBC实战营会邀请海内外知名厂商的资深工程师、硅谷的技术专家进行指导,并提供到硅谷实习考察的机会以及推荐进入名企的帮助。

苏公雨相信,对于有志向成为行业领袖的学生来说,3个月足以完成从小白到优秀工程师的华丽转变。目前ECBC实战营二期已经启动,关于一期培训详情和二期培训导师团队介绍请见。http://www.ecbcamp.com/camp/expert-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