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众多移动新平台涌出,引发新混战

分享到:

有一波浪头超高的“移动装置海啸(mobile tsunami)”将在2011年抵达,这会是最新一波,而且可能是这几年来力道最强的——从这些日子以来的产业动态,就可看出以上趋势。

谷歌(Google)日前在美国硅谷举行了一场记者会,宣告其Chrome操作系统即将问世;该软件平台将催生仅通过云技术链接各种应用程序的运算装置。为了推广目前仍运行在一台笔记本电脑原型机的这套操作系统,谷歌展开了大规模的测试计划以及草根营销活动。(相关研讨会推荐:高速4G基站,支持多模,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与此同时,谷歌的手机教父Andy Rubin于旧金山展示了在平板电脑应用上做了优化的下一代Android;该代号为“Honeycomb”的操作系统(编按:是接替代号“姜饼人”的Android 2.3的下一个版本Android),会用一种被称为“分段式(fragments)”的概念,让用户能将应用程序打散成可视对象(viewable piece),以某种形式呈现在其4英寸智能手机屏幕,又以另一种形式呈现在7~10英寸的平板电脑屏幕上。


Rubin是在一场由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所赞助举办的会议上,用一台摩托罗拉(Motorola)的平板电脑原型机展示预计明年问世的Honeycomb;他在展示中运行了新版本的Google Map,是以向量(vector)方式而非块状数据(tile data)呈现,因此能以质量更优的3D图像支持更顺畅的导航。Rubin透露,该平板电脑的处理器可能是Nvidia的多核心Tegra芯片。


“我们选出一组合作伙伴——包括一家半导体供应商、一家电信服务业者,以及一家OEM,而这种装置是大家每天在工作上都会用到的;”Rubin所阐述的设计理念,更接近苹果(Apple)而非微软(Microsoft):“它让硬件与软件更紧密地整合。”他顺带一提,谷歌的Android团队营利,主要是来自透过使用其免费操作系统的手机广告销售。


在同一场会议上,RIM(Research in Motion)的共同执行官Mike Lazaridis则通过多媒体与通信功能丰富的易用应用程序,展示其Playbook平板电脑的多任务特性;RIM显然是把所收购的QNX与The Astonishing Tribe,融合成如Lazaridis所言、是采取一种多核心策略的强大软件平台
因此我们可预见,在2011年将有由谷歌与RIM所提供的两个新移动平台;还有惠普(HP)也曾在电话会议上,派遣前任Palm执行官Jon Rubinstein公开宣告,明年将会有一系列采用WebOS的平板电脑与智能手机问世。无论以上这些厂商的产品会成功或失败,你可以想见他们的目标都是很高的,而且他们拥有全球最大计算机制造商与芯片买主的支持。


别忘了还有诺基亚(Nokia),这家全球最大手机厂的新任执行官Stephen Elop正悄悄地规划一条新路线,更偏向于支持与英特尔(Intel)共同开发的MeeGo平台、而非自家的传统Symbian操作系统。英特尔很久以前就透露,将为诺基亚手机提供32纳米制程的Atom芯片,以做为其进军智能手机的前哨,预期在2011年稍晚会有相关讯息。


当然,苹果也不会让众多粉丝失望,预期将会在明年推出iPad 2与iPhone 5——除非在苹果位于美国加州Cupertino的总部出现大地震。也别忘了三星(Samsung),这家全球第二大芯片制造商、前几大手机厂,将以自家双核心Orion芯片与Galaxy系列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在2011年引起市场骚动。


来自苹果、英特尔、Nvidia、高通(Qualcomm)、三星(Samsung)、德州仪器(TI)等厂商的,强悍且具备低功耗特性的多核心处理器,将是推动新一波移动装置海啸的主要力量;这些芯片供应商将在这波大浪潮中,像踩着冲浪板一样,抢搭上最新型平板电脑、电子书阅读器、智能手机等等装置。


可能得经过几年的时间,这场海啸才会逐渐消退,好让众人看到在一片混战中,是哪些系统与芯片有幸取得成功。只要半导体制程技术能持续进展,这一波浪头看来就能持续下去,而其力道看来还能撑到另一个十年。


笔者记得,在1988年开始报导这个产业的讯息时,曾在惠普位于香港的的亚洲区总部看到一幅壁画,描述了运算技术的演进,计算机从一台需要众人分享的大型主机(mainframe),逐渐缩小为团体分享的中型Unix系统,然后才是个人计算机(PC);当时的处理器还只到Intel 386。现在,准备好迎接一个人人拥有移动计算机的时代,其中有些才刚被发明或者是重新发明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