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半导体需兼具“虎狼之性”

分享到:

 

2010年12月初在美国硅谷采访时,多次与几家半导体公司高层人物的交谈,均表明在美国,尤其是以硅谷为代表的半导体业能够数十年活力常在,不外乎良好的产业环境、各类专注型人才、充沛的资本及恰当的发展模式。联想到人才与发展模式这两个长期困扰中国半导体业的问题,从中国经济的现状来说,钱应该不是大问题,那么其他条件呢?

 

“叛逆”能否变身为种子

展讯在上市股票解冻期过后,曾出现两位创始人 CTO陈大同、运营副总裁范仁永,及周承云等部分高管相继离职。展讯及业内为此颇感不安,认为创业元老及高管严重流失,不利公司发展。中国其他半导体初创公司也有过类似苦恼。

 

其实,业界大可不必对此过分焦虑。高层人才流动不仅在中国半导体业出现,国外也存在这类问题,我本次到访的飞兆(Fairchild)、凌力尔特(Linear)、IR等公司的很多高管都曾有在不同公司的任职经历。从一而终的理念不属于半导体这个顶尖技术行业。

 

以飞兆(原名仙童)为例,早在2002年我到访飞兆总部时,就听说了著名“八叛逆(Traitorous Eight)”的神奇故事。“八叛逆”曾参与了该公司在硅谷的创立,后因追求与理念不同而各奔东西。至今的50多年历史中,飞兆曾多次受到核心人才流失的困扰。

 

“八叛逆”中的Robort Noyce和Goden Moore离开Fairchild后,创立了现在业内大名鼎鼎的英特尔;“八叛逆”之外的Jerry Sanders创立了AMD;Charles E. Sporck加入了美国国家半导体并任CEO,……。故此,Fairchild在硅谷拥有“半导体人才摇篮”之称。

 

那么,展讯做个中国“半导体人才摇篮”如何?虽然离开的原因与“八叛逆”不同,但是陈大同、范仁永、周承云等可以像“八叛逆”那样,作为种子,为中国半导体业创立出更多的“展讯”,如能出现中国的“英特尔”和“AMD”,岂不更好?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仍是橘

读者可能会说,是不是写错了,应该是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没有写错,且看笔者慢慢道来。

 

在凌力尔特采访时得知,其总部1000多名员工中有百多位中国籍设计师,市场部总监John Hambuger也不清楚确切数字,但他表示,中国员工很有IC设计天分,工作非常出色。对于我的‘为什么不断有大量中国IC设计人才到美国硅谷发展’这个问题,另一个受访公司的技术副总裁半晌后自言自语似的轻轻回了一句话:“可能是我们这里给了他们合适的土壤吧。”这句话令我沉思了许久。中国自己培育了好苗子,为什么不能再给他们今后发展的合适土壤呢?是我们的机制与环境中哪个(些)环节出了问题?那我们今后该怎么办呢?答案既简单又复杂……

 

7、8年前,我在一篇分析中国半导体业的文章中曾引用一句古话: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用来说明那时大部分顶级中国半导体人才都去了硅谷发展,留下的人才却无法干出一番事业的窘况。时过境迁,回首看看近些年中国半导体界发生的变化,虽然仍有很多中国IC设计人才到美国硅谷发展,但是也有很多 IC设计人才从硅谷回流中国。展讯与中星微等一小批设计公司正是借助从硅谷回流的设计人才,经过多年对市场与技术的潜心琢磨,才修得如今的正果。我们对此应感到一些欣慰。那句古话也似应改为: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仍是橘。我们同时也在期待中国半导体业未来20或30年,能够出现Robort Noyce和Goden Moore那样的“超级橘”。

 

东亚狼模式还是美国虎模式?

美国长期以来走的是半导体企业自由发展之路,因此大、中、小型企业并存,且中小型居多。而日、韩作为后来者,若按部就班则很难追上美国。因此他们实行的是政府在资金和政策上大力扶持的发展方式,同时企业也奉行越大、越综合越好的理念,事实证明“东亚群狼”可敌“美洲虎”。

 

而中国作为更加后来者,有些急火攻“芯”,方舟等“中国芯”的结局已众所周知。而北京、上海、深圳、西安、成都、武汉、长沙、广州、苏州等地孵化出的数百家IC设计企业中的相当一部分也都是徒交了昂贵的学费却没有像样的成果。

 

原因何在?没有按市场规律做事,揠苗助长,欲速则不达。集成电路设计需要大量投资和政府扶持不假,但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静心慢养。中国有句老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集成电路设计就是这样一块“热豆腐”。 需要踏实、耐得寂寞、逐步积累。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与保持平静心态,功到自然成。

 

还记得当初中国半导体业给2008年定的目标是,至少扶持20家芯片企业上市,市值达1000亿美元。遗憾的是,这个目标至今仍是个梦想。

 

最近有消息说,一个由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提出的、希望每年能获得几百亿元财政支持的“中国芯”工程正在酝酿中。其核心是以制造业为基础,整合IC设计、封装、测试等整个产业链。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凭借这项工程,中芯国际准备在未来5年成为全球第二大半导体代工企业。

 

虽然放弃了“撒芝麻”的做法,但半导体产业能够凭一项“工程”就脱胎换骨吗?尽管笔者总觉得其中仍有一些“打造”的味道,但是从内心确实希望中国半导体“虎狼之性”兼备,真正雄起。

 

论坛已做迁移,有相关技术资料和问题讨论可以到电路城对应版块(“模拟/电源”)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