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专家,十种观点 点亮中国照明设计

分享到:

2010年是中国照明设计的大年。这一年,政府大力推动“十城万盏”试点示范工程,世界级亮化工程上海世博、广州亚运亮相;这一年,我国照明设计师突破万人,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数十所高校开设照明设计课程;这一年我国LED产业规模约突破1100亿元,较2009年增长30%!

        然而在这一片高歌猛进的大好形势之下,我们也必须清醒的认识到我国照明设计业所面临的诸多不足——行业标准缺失、市场秩序有待完善、技术水准参差不起、光污染严重等等问题时时困扰着我国照明人的心。针对疑问,五位专家各抒己见,发表了关于照明设计业未来发展的十大趋势。

詹庆璇:中国照明学会副理事长、清华大学博导

谈到2010年我国照明界飞速发展,我国建筑采光照明研究领域的开拓者之一,与建筑和照明结缘了半个多世纪的学术泰斗詹庆旋教授对记者表示,历经照明行业数十年来的风雨,我国照明业必将打开自己的一片天。照明设计师也应注意:

趋势一:持续推进绿色、环保照明

詹教授表示,当下的照明设计需要讲究高效节能的问题,即环保照明。《建筑照明设计标准》里面明确规定了空间照明的单位功率密度,如果设计规划中,每平方米的照明负荷功效超出了规章里制订的相应的照度,则这个设计案能耗超标,不予通过。对此,照明设计师们需要选择光效更高的照明器材,或改变照明方式达到规定标准。

然而高效光源的合理运用,实际中却不容易实现。比如偏远郊区的景观照明不需要那么亮,但是地方上的领导们会要求“加亮”;在市中心商业街比较亮的环境里,又会有“攀比亮”的规律。很多小城镇、商业区往往在夜晚就像一座不夜城,其实这是照明设计的一种畸形发展。

所以“景观过度照明”造成了资金和能源的巨大浪费,在这个现象尚比较普遍的时候,詹教授呼吁设计师们坚持照明的高效节能之路是十分有意义的。

趋势二:中国制造应跻身高端研发核心

对于国内的照明行业,詹教授又强调,我国出产的照明产品在数量上已经位居世界前列,但是质量和自主创新与研发的能力还有待提高。

在北京奥运、广州亚运项目中,中国LED企业的表现可圈可点,但是,在产品性能和技术等方面与国际先进水平仍存在巨大差距。由于这两个项目对照明技术标准和产品质量要求非常苛刻,很多照明项目还是由国外有实力的企业所把持。

目前,中国有竞争力的LED照明厂商仍然很少,主要原因是研发创新的差距明显;产业整体环境欠佳,不利于企业健康发展;企业投资规模悬殊太大;此外还有专利方面的劣势。如何提升企业品牌形象、加强设计研发力量,将是后奥运时代中国照明业整体实力提高的关键。

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盲目做大做强,而要苦练内功。技术上去了,对设计的发展势必是一件好事。

袁宗南:知名照明设计师、袁宗南照明设计事务所设计

相信很多照明设计师都对袁宗南“LED工程在设计最初就考虑好自然、节约电能等因素,可以省下58%的费用”的说法甚为信服,而真正实施起来,又奉之为难以战胜的挑战。

趋势三:提倡“照明经济学”

其实照明设计就是一门管理学,袁宗南给广大设计师们做出这样的注解:

设计师要懂得合理地设计灯光,在人流多和少的时段,分情况控制灯光变化。在七点到八点之间人群较多,可考虑将灯光集中在这一时段点亮。随着人流量的减少,可以将灯光减少到30%或20%。这样做既节省能源,保障人们的睡眠,也让城市呈现出变换之美。

说到袁宗南“照明经济学“,西安的大雁塔LED照明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他策划了一场灯光秀,每个小时只有五分钟会在大雁塔上演,前来观看的来客,只能在剩余55分钟内去周边店铺中喝咖啡、消费商品以等待下一场秀。设计师这一妙招,不仅让大雁塔声名再次远播,其人性化的设计,也为周遭经济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一举多赢。

管理好灯光,计算好经济,是照明设计师需要具备的优良品质。让灯光在适时地闪亮出美艳的效果,就像一台大戏,在观众最多的时候上演高潮一样,这才有趣味,才有意义。

趋势四:慎用动态照明,莫让环境成为各种光的试验田

在照明设计发展初期,一切以提高生活机能为导向,其结果是实现高效率的、明亮的城市,明亮的家庭生活。而随着照明科技、设计技巧的迅猛发展,尤其在LED灯具研发使用之后,当今的照明已经进入了动感照明时代。

人们一旦掌握并能自由运用LED光源,建筑物、商业区、园林景观、桥梁等照明的应用中,都采用大量动态、彩色照明,几乎所有地方就都成为了有色光放肆运用的场所。殊不知将生活的环境作为各种光的试验田,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如果光亮感、现代感和科技感是照明设计师所追求的效果,那么,这种“明亮”背后涌起的大量疑问,被指责为“社会之恶”的能量浪费,都将成为不能回避的事实。照明设计迎来了品质胜过数量的时代,然而,对操控LED照明尚未彻底尽兴的国内设计师们来说,这个事实的到来显得非常突然。

袁宗南对记者说:理性地使用光,看似是一个简单的取舍问题,实质上是一个设计师参悟生活,升华技艺、凝练内心的过程。